中二病学霸

沉迷于二次元的我在三次元可能是个bug。(萌冷cp的我只能自己产粮)

今天把胶带和一部分贴纸贴在本上,但有好多都不舍得用。还是太可爱了。最后,赞美大大!

收到胶带了,和同学合买了四个,同学回到宿舍看到都要起飞了。真的是太棒了!赞美大大!大大画我铁和雷神真的是wonderful!

能把鲁次写成我与次元的我也是很无奈啊

第一枪手的另一弱点(番外)

初次相遇
         次元一看到李江毅这个名字,记忆便涌上心头。如果不是李江毅,玲就不会受伤,就不会被众人说背叛,就不会在最后含泪而死,这一切的开始都是那一天。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个倒霉的一天,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好酒被一只老鼠撞碎了,自己也莫名其妙的点不着烟,刚刚出了门,就被一只狗咬到了,出去散散心,走的好好的竟然掉进洞里。嘛,要是没有发生这些就碰不到她了呢。
         随着掉进洞里越来越深,脚底下渐渐的出现了光,之后就是一片光芒笼罩了自己,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掉到了地上。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学校的走廊上,走廊深处突然传来走路声,自己拿出枪对着黑暗处声音传来的方向,说道“谁在那,出来。”“嘛,别这么紧张。次元大介,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叫玲。”说着说着她就从黑暗中走出,站在自己的面前,向我伸出了手。那时我还不知道她是女生,只是觉得这个小孩儿戴着一个深灰色的帽子挡住了眼睛总有一种熟悉感,但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她看到我还没有伸出手,便踮起脚把手伸到我面前晃了晃,说道“次元,你不和我握手这很尴尬耶,好歹也意思意思吧。我又没有恶意哎,只是打个招呼而已。我手上可没有武器哟。”说完便做投降状举起了双手,示意我她没有武器。
          她毕竟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大概155cm ,看起来十三四岁,自己便放下了戒心(应该吧。),蹲下和她直视,问她这是哪里。她却笑呵呵地拉起我的手,拽着我向黑暗处跑去。边跑边说:“这个地方可不是个说话休息的好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吧。我带你去咖啡厅。”          
          在跑步中我慢慢的开始适应黑暗,在楼道中教室的窗户里看到了另一场景象,破烂不堪的桌椅凌乱的堆在教室后面,教室前面的黑板也碎成了几块,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力量冲击过后的样子。跑过门时发现门也是被破坏过后重新塞进门框,校长室门上的玻璃从里面好像溅上了类似血迹凝结的块状物。这个地方很奇怪,眼前的小孩儿显得更加的诡异。这里很像鬼屋啊,当时的我这样想道。
         突然,那个孩子说:“这里有点儿乱,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没有人。啊,当然我是人。发生的事你一会儿就知道了,我们先去安全区。对了,别把枪漏出来。一会儿说完事我带你去买衣服,毕竟这里和你那个世界衣着习惯不太一样。所以穿西装有些奇怪,只是买一些在外面穿的衣服,在自己人面前穿自己喜欢的就行了。”我又轻声重复了一遍“自己人”“自己人就是和我一起的朋友,可以信任,也许吧,谁知道呢。╮(╯_╰)╭”她不信任别人吗,她才这么小,这个地方是怎么回事?
         慢慢的我们跑到了楼下,门口的树拦腰折断,看切口不像是锋利的工具。大门上面的“教学楼”三个字仿佛被大火烧过,整栋四层楼展示了一种历史的破旧感,但里面的事物完全不像很久以前的东西。我看向她,她仿佛松了一口气似的,她平复过来看向我的,笑了笑,说:“我有点讨厌黑暗,所以就带着你跑出来了,不累吧,先和我出了学校,我们边走边说。”我点了点头,跟着她向校门走去。
         正正常的走着,她突然将我拉到雕像后面,示意我别动后,走了出去。下面发生的事我没有亲眼看到,但听的一清二楚。
         她先开口说:“哟,这不是傲二少爷吗!这么乱的地方您老怎么没带你们家的仆人啊。哦,对了,我这刚想起来,你被赶出家门了啊,还真是可怜呢。”“哼,武佳浩,你别以为我被赶出家门后你就能打得过我,你这混黑的小混混。”“你…什么,我才不是什么混混。你这个用钱堆起的超能力者,我看你没有了家族,你还有什么可怕的。还有你比我大多少,我可是有时间变得比你强的,你这丧家犬,我看你还能再叫几天。”“拜托,我旁边真没人了,别骂了,佳浩。我快累死了,还有那个人你是不是得向我解释一下。”我听到这句话手便不自觉的放在枪上,可接下来我的身体便不受控制,自己走了出去。
         走了出去,我便看清了一直和玲对话的人,一个留着板寸的男生,175cm 左右,身材很好,差不多二十岁和玲很熟悉的样子。玲无奈的说:“你是不是能力又升了,还真是瞒不过你,他是”“次元大介,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他为什么在这儿?”“那个,他是我在寻找新突破时在学校走廊里遇到,神奇吧。(≧∇≦)/”“神奇个屁,说实话。”少年一巴掌拍在了玲的头上,玲揉揉头说:“很疼耶,你先把次元放开。”“这么说你还真骗我了。带我一起去咖啡店,作为补偿。顺便让我听听你怎么解释。”
         我们很快就走到了咖啡店,玲对我们说:“跟我上来,这里和别处不一样,没人。”我看了看四周,优雅宁静的环境,帅气的服务生,安静的客人,这里仿佛和门外的喧哗不是同一个世界。玲看着我说:“这里是我的地盘,别告诉别人哟。”这时候傲家辉(路上的时候做的自我介绍)笑着说:“可不是嘛,这里可是在这黑暗的社会仅剩的几处净土了,好好珍惜吧。”玲翻了个白眼说:“行了,辉,你傲家净土范围更大好不好!”傲家辉自嘲的笑了,边笑边说:“怎么,浩子,你真以为那儿是净土啊!太可笑了,那要是净土,付地可就是天堂了。快上去,我要喝酒。”玲无奈的说:“什么,你每次来我库存就不够了,好吧,走了。”
         我和他们走上了二楼,一上二楼,面对的就是长长的走廊,没有什么装饰物,普通的让人以为身处家中。玲仿佛看穿了我所想的,说:“这里就是为了看起来在家里才这样弄的。”沿着走廊走着,透过窗户看到外面有个后院,这里的地盘比我想象的大很多。
        听到了开门声,向后看去,玲打开了号码为0114的房间,冲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走过去看到屋内和外面的朴素完全不同,虽没有那么华丽,但也能从事物的装饰看出其不菲,一个房间分成三个格室,一个酒吧吧台,一个厨房,一个客厅,没有床,有一个可以说是巨大的沙发,此时傲家辉扑进了沙发里,滚来滚去嘟囔着“浩子,果然还是你这里舒服。”玲无奈的笑了笑,说:“喝酒的话自己拿去。次元,我们去厨房吧。”
         到了厨房,她走到厨房桌子上,问我要喝什么,我回答到“酒。”玲笑了,说了一句果然后,悠悠的走到吧台那里对傲家辉说:“给我来两瓶酒,一瓶波本,一瓶醉龙。”“真是的,浩子,你们家的醉龙就不能多放点儿,都不够喝好不好,你又不缺,哝,给你。”“你个白痴,醉龙得放到地窖最深处好不好。你继续喝吧,说完你再给我讲讲发生了什么。”
         玲拿着酒放到我面前,又从上方的柜子里拿两个酒杯,对于155cm 的小孩来说怎么可能够得到嘛,我看着正在踮着脚努力够酒杯的玲,走到她身后帮她拿下两个酒杯,放到桌上,顺手打开了两瓶酒。她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做到了我的对面,对我说了声谢谢。之后就问我“次元,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吗?我给你解答。”我倒上酒,喝了一口,说:“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吧,小鬼。”“啊,这个呀,我把你叫过来的。因为在这里,2333年,人类的和平的时代结束了,一些人们受到了一种更强大的未知能力的影响拥有了超能力,比如说火,水一类的东西,或者是更抽象的事物。我的能力是剥夺和召唤,嗯,也不能完全说是召唤,我是用这张卡进行的召唤,那边喝酒的家伙能力是控制。因为人们拥有了这些自己无法控制的能力,他们便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他们更加渴望权利、金钱、声望等一系列以前不敢想的东西,虽然有一部分人不是这样,但是不得不说,那是几乎不到一年,世界就差不多变了个样。在人们意识到的时候,幸亏还不算晚,凝聚了剩余的能力者的力量,将这个世界重新修补,才变成这个现在样子。”“喔,原来未来是这个样子,我如果说我不相信呢!”“你要不相信的话我让辉给你表演一下。正好,你尝尝我们家自己酿的醉龙,怎么样?辉,帮我送过来一瓶醉龙。”玲向客厅那边喊到。
         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傲家辉的回话“什么嘛,浩子,我可不想给你送过去,你过来拿吧。”“哈?你这家伙,好吧,你继续玩吧。”玲说了一句后便把手伸到我面前,一瞬间另一瓶醉龙变出现在她手里。玲看到我惊诧的表情,说道“我就说了,我有超能力啦,我又不会骗你。你以后可是要帮助我的,可要信任我哟!”“那玲,到底是什么人?”“我啊,我原本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而已,只不过我是第一批受到能力影响的人。只不过我的能力很难升级,所以说我应该是第一批里较弱的。但很幸运我有我哥哥,不是亲的,他虽然是第二批,但是依靠他的能力,他很快创造出了一个不算小的黑帮吧,我也不太清楚,哥哥他不让我涉黑。”“那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你不是不涉黑吗?”“拜托,世界第一的枪手我怎么会不认识,而且还长这么帅,和鲁邦三世简直太配了。”当时玲的最后一句声音很小,但后来想想肯定是这句话,再加上她那诡异的笑容,不用质疑。
       “那安全区是在哪?我想肯定不是这里吧,下边的人有大部分都是你的人吧。”“哈哈,真不愧是次元,没猜错。这里在普通人眼里确实不是安全区,这里应该说是安全与危险的交界处,交界处由各个大势力家族分区管理,近几年倒也没出什么大乱子。”“那既然你都拥有超能力了,为什么需要我的帮助,我可不认为我能打过能力者。”“次元,这你可就想错了,来自几百年之前的人类,拥有的可是那个世界的馈赠,既不属于现在这个世界,又不与其冲突,而且你在那时可是很厉害的呢。次元,说了这么多,我来让你看看我家的醉龙的厉害之处。”说着,玲将醉龙倒进一个杯子里,递给我,说:“你喝喝看。”我接过杯子,刚要喝,就看到清澈的酒中有一条在传说中才会出现的龙在酒中盘旋,我看了一眼玲,她正在笑着看着我的反应。既然这酒如此的神奇,那味道应该不错吧。心里这样想,便喝了一口。这一口酒还未咽下变感觉到它在口中的绵柔顺滑,咽下去就发现它醇而不烈,和自己以前喝的酒不太一样,我看着玲,等待着她给我回复。
         她也很明白的开始解释:“都说中国以龙为尊,而且古代时都是有龙脉一说的,自从建国后便很少有人相信了,但在那特殊能力出现后,中国的龙也就随之出现了,只不过知道的人是极少的,我是亲眼看到的,再加上之前一直是相信世界上存在一些人们看不到的东西这一事实,所以说就很容易得到龙的馈赠。”我笑了,美酒让人醉,但我还是很清楚她还有很多没说,我再一次问她“你还有很多没说的,不是吗?你的身份还不仅如此吧。我可不觉得一个国家尊为神灵的龙会随随便便给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还有,我不认为你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把我召唤到这里的,还有别的,对吧。”玲变成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对我说:“既然你已经问到这儿了,你你跟我来吧。”说完,玲起身出了房间,回到走廊,继续向更深处走去。
         走到走廊的最深处,是死路,我正以为会有暗道时,玲默默的打开了离我们最近的房间,仔细想想,玲从那时就开始不按套路出牌了。我尴尬的笑着随玲走进那个房间。与之前的房间不同,这个房间是一间书房,书柜上有许多的书,草草数一下大概有十个书柜,书桌旁边的电脑桌上,玲正走过去打开它,玲转过头对我说:“随便看看吧,准备好了我叫你。”我想应该是有什么不能让我看到的东西,是密码吧(后来问玲时她告诉我是BL本子)。我走到第一排书架前,一整个架子上都是《海贼王》,随手翻了翻,是黑白漫画一类的,越往深处走,我看到的漫画就越多,什么《火影忍者》《死神》《东京喰种》《暗杀教室》等等,就在我走到倒数第二排时,玲叫住了我。我还没来得及看第十八排是什么就回到了玲的身边,现在看来绝对是本子。
         玲让我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她旁边一边看一边解释。她在页面上搜索了“鲁邦三世”,出来的是鲁邦三世的动漫,我看着她,等待着她给我的解释。她慢慢的说:“次元,我不知道这样解释能不能让你相信,毕竟如果去否定一个人的真实存在性实在不让人确信,但我不得不对你说,次元,你是动漫中的人物,这里是另一个世界。我知道这让人难以接受,但是,我希望你能先看看这部动漫在和我说你的感想。”我点开第一集,不得不承认画的不错,而且个个人物角色性格都很丰满,剧情简直和我自己经历过的一模一样,我暂停了后对玲说:“这并不能代表什么,有可能只是流传下来的事实。”玲看着我说:“你果然还是不相信,那我问你,你是不是曾经选错了交通工具错过了和挑战者的约定,后来鲁邦三世把你的枪分解后组成路线引导你逃出,最后金币一个都没偷到;是不是你身边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除了不二子;是不是你的老师欺骗了你,最后是鲁邦三世帮你报的仇。你们所经历的种种我都一清二楚,你好好想想,这些事情是不是没有记录留下来。”我陷入了沉默,不得不说,这个消息比我听到不二子没有背叛还惊讶,我确实需要时间来思考,我是动漫中的人物啊,让人难以相信。但是玲又一次解释道:“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你是我们这个世界中的一个小世界,之所以选你的原因,之前也算是一个,更重要的是你是我男神啊!呀!!!!简直是太可爱了!准确的来说我是你的崇拜者。”我仿佛看到了玲眼睛里的星星、她身边的小花,我重新看了一下玲,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我突然问她能不能把帽子摘下来,她愣了一下后笑着摘了下来,说:“这样吧,我再次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武家浩,今年14岁,之前是一名普通的女高一生,兴趣是二次元,接受能力很强,性格嘛,和普通女生一样,善良、乐于助人、开朗、厌恶背叛(等等,这是普通女生?)。超能力是剥夺,附加召唤,但剥夺需要代价,但也没什么,就这样吧,虽然还是很不详细,但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听完她不完整的自我介绍后发现了个问题,“所以,你是女生!”“嘛,我知道一点都不像,但能不能不要这么惊讶。不就是发育比别人慢吗,我又不是不会长,哼。”她一脸的不高兴嘟囔着。
       “喂!浩子,出事了。”傲家辉慌忙地跑了过来,对玲说道。玲让他先坐下,对他说:“发生了什么!别着急,平静下来。”傲家辉对玲说:“我的人在刚才发过来的消息,付家和傲家联盟,要夺取武家的地盘,时间在三个月左右,浩子,你打算怎么办?”玲轻蔑的笑容一瞬而过,取而代之的是胸有成竹的面孔,对傲家辉说:“没事儿,我哥哥可不是白做老大的,我们武家的人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不过就是付家和傲家而已。傲家,傲家里你想留谁?”傲家辉的笑容充满了痛苦和无奈,对玲说:“我,我还有什么可留的人呢,呵,傲家可都已经做的如此的绝了,既然如此那我傲家辉也没有对傲家手下留情的原因。”
       “是吗,那就没事了。”玲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又笑着看着我们两个。但傲家辉却依旧不是很放心,手放在玲的肩膀上,让玲看着他对玲说:“浩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次付家和傲家肯定是要动真格的了,就算武家再厉害,如果其他家族见利忘义,在开战后加入讨伐武家的队伍中,那你武家可就真成鱼肉了。”玲看着他着急的表情,十分无奈的说:“什么?辉,你还不相信我吗,我是谁呀,整个武玉都是我的好吗,真是的。我的武玉只要一出手,那些我家族都得跪。”
       “浩子,你忘了能力者条约吗?说好了能力者不能参与家族之间的斗争。”“哈,那个能力者条约什么用都没有,世界上最大的三个能力者组织,寒月那里是悦悦,众家那里是沈豪,都是同学好吗?没事的。”
       “唉,反正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说什么了。你好好休息,周边交好的家族能拉过来就拉过来,实在不行就杀了让自己人上位就行了,别太担心这事,我帮你。我走了。”玲看着傲家辉转过身向门外走去,低下头小声说:“辉,谢谢。”傲家辉愣了一下,转过身摸了摸玲的头,后边走边说:“小家伙,还和我说谢谢,等大了再报答我吧。我先走了,拜拜。”

第一枪手的另一弱点
事情开始
“呐,次元,不二子和我说你除了帽子,还有另一个更大的弱点,是真的吗?”鲁邦坐在次元对面,拿出了一瓶酒和两个酒杯,慢慢地倒上酒,递给次元,次元接过酒杯,对鲁邦说:“怎么可能,你还不了解我吗?”鲁邦只是笑笑,从手中变出一张照片放到桌上推到次元面前。次元随意地瞟了一眼,目光定了一下,又自然的问道:“她是谁,这么小,我怎么会认识。”次元的停顿虽然转瞬而逝,但还是没有逃过鲁邦的眼睛,当然,话语中的错误鲁邦也没有放过。(毕竟是鲁邦嘛╮(╯_╰)╭)鲁邦脸上多了些凝重,向次元指出了他的错误:“那次元你为什么会用‘她’呢?”“哈?我没用‘她’呀,是你听错了吧。”次元再一次反驳,但看到鲁邦脸上渐深的阴霾,以及越来越沉重的氛围,话就被挡在了嘴边,只能默默地喝酒。鲁邦也不着急,和次元一起在沉默中喝酒,等着次元自己将事情说出口。等了一会儿,次元将喝完的酒杯放到桌上,严肃地对鲁邦说:“鲁邦,这件事你不应该深入的,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和以往不同,这次对方是有”“是有超能力,你想说这个,对吗。”鲁邦笑着打断次元接下来还未说出口的话。次元内心的疑惑越来越大,一把拉过鲁邦的衣领,把鲁邦拽到面前,低声说:“鲁邦,你到底知道多少,这不可能是不二子告诉你的。你在深入的话,你会死的。”鲁邦一脸无奈的把次元拽住自己衣服的手松开,重新坐回沙发上,把被弄皱的衣服弄平,并且顺手把放在桌上的酒倒在对方已空的酒杯中,拿起递到次元面前,拿起自己的酒杯刚要和,却发现自己的酒杯也空了,就一边倒酒,一边说:“最开始有身份不明的人向世界上和你有仇的人、那些只为了利益的人,啊,还有ICPO,发出了这张照片,以及你和她的故事,最后附上了一句‘世界第一枪手次元大介的弱点不是很显而易见吗?’”鲁邦看到次元要开口,便继续说:“你先别说话,我当然是不相信的,毕竟只有一张分不清男女的照片和不知道是不是编的的故事以及不明的身份并不能让人相信,当然,你肯定不是一个会对女孩儿出手的人。但是那个人又发出了一个消息,我想先问问你,但是看到你的反应,这就应该是真的了。”鲁邦喝了一口酒,把自己收到的消息拿了出来,推到了次元的面前。只见消息上这样写道:我知道各位是不会相信我一个身份不明,而且一上来就说世界第一枪手的弱点是更不会让人相信的,那么我现在就告诉诸位,我的身份。我是欧文·特雷弗,中文名字是李江毅,工作嘛,目前以中国黑帮总领,在各个地方进行交易。两天后,诸位就能看到我的诚意了。当然,我也十分感谢诸位能抽出看这封信的时间,下附上一张照片,请与第一张做对比,万分感谢。